【信用專訪021】范太太 資深社工

20170215_008

20170215_008

我從事社工二十多年了,剛出社會經驗少,接觸第一個需要協助的家庭時,天知道我有多緊張!不過幾年下來見識過形形色色的人,最後才發現,其實緊張的,一直都是被協助的那一方。

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對小兄弟。大概是十年前,我幫里長送食物給他們,兄弟倆是清寒家庭,爸媽都不在了,留下兄弟倆跟祖母相依為命。祖母因平時做資源回收,經常的早出晚歸,無暇照顧兩人的學業。弟弟愛唸書比較不令人擔心,哥哥因為年紀稍長不愛唸書,倒是整天往樓下小吃店跑,幫忙洗洗碗賺點生活費。

兄弟倆感情好。不管哥哥打工到多晚或是弟弟熬夜念書,每天都會說上一會話。哥哥叮囑弟弟用功唸書。以後才能出人頭地,讓祖母過好日子。弟弟則是一直希望哥哥能重回學校。也擔心如果哥哥不讀書,兄弟倆會不會被志工分開。哥哥總是說:「我不工作,家裡過不去,讓你去打工也會荒廢學業。放心吧!哥哥不讀書也能賺錢的。」

後來搬家,換了服務區後,就比較少與他們聯繫。最近一次路上巧遇,從前那個鬼靈精怪的哥哥叫住了我,我一時差點認不出來。哥哥告訴我,出社會後,發現這個社會不好待,從小在小吃店幫忙,到後來進餐廳做廚房。

這幾年來經驗也有了,證照也考了,也存了點錢,想開餐廳自己做。但一開始沒經驗持續虧損,積下來的本一下就花光了,眼看生意開始好轉,但是沒人能借他錢,銀行貸款也下不來。最後只好再把經營權賣給別人,單純的負責廚房領薪水,自己下班後還要再去兼差。他說這一次,他有信心可以成功!完成對家人的承諾。

當我問到弟弟的狀況時,哥哥沈默了一會才告訴我,弟弟現在過得很好。原來,弟弟讀了好學校,為了早點賺錢,放棄繼續深造選擇先就業,也進了不錯的公司。但彼此都忙,因此很少聯絡,就算偶爾回家陪陪祖母,經常都碰不上面。

我問:這樣不難過嗎?好不容易都安穩了,為什麼不花點時間跟家人相處?哥哥有些懊惱地說:如果我不用重新開業,弟弟就可以繼續讀書。我曾經答應過弟弟,哥哥可以賺錢養家不用他分心,即使到現在,我還是想完成這件事。這是我對弟弟的信用。我會努力讓弟弟回到學校。

道別後,哥哥的這句話一直在心頭環繞。我想起好多,我曾說過,卻遺忘的承諾。

 

觀看更多使用者見證